嵇康就依照着本性给将劝他出仕投奔明主司马昭

作者: admin 分类: 今期四不像生肖图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8-08-28 15:37
因为就在他封山了足有半年多,山中的郁郁葱葱的夏日都已经来到的时候,他那除了给张三噶交付药丸的时候才会开启的侧门,就被人‘当当当当’的奋力的敲响了。
 
    “顾道长可在?顾道长,救命啊!”
 
    嗯?这辈子我没有行医救人啊?
 
    要是来找师叔也应该去前面更近的那个山头啊?
 
    颇感疑惑的顾峥,整理了一把身上因为炼药而胡乱套着的短打衣衫,十分警惕的就凑到了侧门的方向,如同与友军接暗号一般的低声的问询到:“谁在叫我?”
 
    “我又要去救何人?”
 
    听到了里边有回应,这门外的人就是一喜,叫唤的声音则是更大了几分:“顾道长,怎么一别月余,您竟是听不出好友的声音了?”
 
    “我是阮籍啊!”
 
    “哦?竟然是你?你等着啊!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顾峥就吱呀一下将侧门给拉开了一个门缝,待到从缝隙之中只看到了阮籍一人居于其中,他身后只跟着一名牵马的老仆并无旁人了之后,才缓缓的将侧门大开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这是怎么了?阮兄,快快请进。”
 
    “平日间见到的阮兄,向来都是清风朗月,一派的风姿,今日为何会如此的狼狈?”
 
    顾峥之所以敢放心的开门,盖是因为这几个人是顾峥他封山锁路之外的特例。
 
    甭管这道观的路怎么封,这七个不走寻常路的人,从后山的竹林之中钻钻爬爬的就能摸到他这个小观之中。
 
    自从发现了这顾峥的道观之中的建筑,以及其**奉的那个形似老子的道德天尊的神像之后,这七个人就算是爱上了顾峥这一方神仙般的所在了。
 
    那四处漏风的竹林有什么好的,这天一观内,幽雅清静,蕴含哲理,当中的黑白鱼八卦,让人更是望之忘忧,好不快哉。
 
    他们一时间饮酒作乐,诗兴大发的时候,寻到顾峥的小观的后院,那其中的观星台之上,四面环水,游鱼飞跃,岂不是更像是神仙一般的享受?
 
    所以,就算是闭关的顾峥,也无法阻止这一行人叨扰的脚步。
 
    常来常往之间,顾峥已经与他们互相的引为知己,也将这一方山水朝着这七人半敞了开来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,他们已经月余未曾上过山,今日间只有阮籍一人匆匆赶来,又高呼救人,可是发生了什么?
 
    被让进来的阮籍,也不嫌弃顾峥的脸黑若煤炭,浑身的衣衫风尘仆仆。
 
    他反倒是不停的拉拽着顾峥,朝着供奉着道德天尊的大殿之中走去,急急忙忙的请求着顾峥道:“顾小弟,顾道长,今日间只能靠你救命了。”
 
    “快快快,速速的开坛做法,让那天上你所供奉的道德天尊下凡,解救他最虔诚的信徒,嵇康师兄的性命吧!!”
 
    “啥?”被拖拽的都停不住脚的顾峥,一听到阮籍的话语就愣住了:“这嵇康兄发生了什么了?”
 
    “就你等的名声威望,家族兄弟的,谁能取得了他的性命?”
 
    “还能是谁?当今的天下,最有权势的人是谁?”
 
    肯定不是曹家的陛下,他也没这个本事动得了嵇康啊。
 
    “难道说是司马昭?”
 
    “就是他,这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,自从年后开始就尤为注意我等一行人。”
 
    “在朝中任职的王戎不得不与其虚伪纠缠,却是在屡屡的交锋之中,反倒是更加引起了这司马将军的兴趣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被我知晓,到底是谁在害我等人,我一定会想尽办法与嵇康兄报仇的。”
 
    已经被拉拽到了大殿门口的顾峥,还是没有听明白。
 
    “既然是他找你们一圈人的麻烦,怎么独独嵇康一个人要遭受着司马昭的毒手了呢?”
 
    一说到这里,阮籍就悔恨难当的拍了一下大腿。
 
    “还不是嵇康的这个臭脾气,他认为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曹魏的政权就要岌岌可危。”
 
    “在这般的情况下,他自然不愿意在那有谋权篡位的心思的人手下办事。唯恐将来留下一生的骂名。”
 
    “更何况这嵇康,乃是曹家的宗室,他娶得妻子乃是曹操的嫡亲的孙女,他如何会对司马家的人好声好气?”
 
    “没当场翻脸都算是他大度了。”
 
    “自然的,嵇康就依照着本性给将劝他出仕投奔明主司马昭的人,给骂了回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他所不知晓的是,我们一并的好友山涛,在司马昭寻访到了他家的时候,竟是欣然的应邀出仕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,这我们以为家贫无势的山涛的从祖姑山氏,乃是司马懿发妻张春华的母亲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来一往的竟是认作了亲眷,百般推辞不得的山涛就继家大业大的王戎之后,也跟着出仕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下我那嵇康仁兄更是容忍不得,竟是将山涛与司马昭给他的推荐书一并的给丢了出去。”
 
    “还有恩断义绝的打算,气怒之下,半是自贬半是挖苦的说出自己“七不堪”、“二不可”,坚决拒绝出仕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被人三番五次的拒绝,最后就差指着鼻尖子说他不识趣的司马大将军,他会如何作想?”
 
    “可是这并足以让司马昭发难并处死嵇康的缘由啊。”
 
    “怕是嵇康兄又龊之事事发,这吕安就被司马昭给判了一个斩首之刑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这嵇康,却是清楚其中的缘由,自然愤而上表,陈述其中的缘由。”
 
    “并在当中指出,查询案例,做出审判之人,有独断专行不明是非的嫌疑,当不得一个清明的好官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这被指责昏庸之人的,正是当朝的司马昭大将军。”
 
    “这吕家的兄长走了他的门路,为的就是杀人灭口,湮灭自己曾经所行的劣迹,又怎么可能让吕安翻身呢?”
 
    “这一下可好,司马昭对于嵇康兄的怨恨则是更深了,直接做了一个连坐的罪名,将嵇康兄一并给下了大狱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